免费发布信息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文化 » 正文

福州:多彩文化传坊巷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品创格万词霸屏推广公司     发布日期:2021-04-19  来源:新华网  浏览次数:47
核心提示:4月18日,游客走进福州三坊七巷郎官巷的严复故居参观。4月18日是国际古迹遗址日,福州市开展“多彩非遗传坊巷演出”“传承千年文脉直播”等丰富多彩的活动,挖掘历史文化街区内涵,弘扬古厝文化,让市民游客感受文化遗产的魅力。新华社记者林善传摄4月18日,游客在福州三坊七巷的林觉民·冰心故居参观。新华社记者林善传摄4月18日,游客在福州三坊七巷的黄巷中穿行。新华社记者林善传摄

编者按:义方既训,家道颖颖。古今中外,如何发挥好父母与家庭的作用,教育孩子成为一个健康优秀的人,是人们始终求解的一道“考题”。而在教育的外在环境、内在理念、沟通方式、时代要求都发生深刻变化的今天,怎样做好父母、树好家风、引导好孩子,答案变得更加复杂而多维。

“家庭不只是人们身体的住处,更是人们心灵的归宿”“无论时代如何变化,无论经济社会如何发展,对一个社会来说,家庭的生活依托都不可替代,家庭的社会功能都不可替代,家庭的文明作用都不可替代”……近日出版的《习近平关于注重家庭家教家风建设论述摘编》中,习近平总书记的反复嘱托,引导我们深入思考为人父母、子女教育的问题。光明智库特邀专家探讨交流,陪伴广大父母走好这段路。

【思想茶座】

本期嘉宾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少年儿童研究所所长 孙宏艳

北京大学心理与认知科学学院教授 苏彦捷

浙江大学社会科学研究院副院长、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 张 彦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性别与家庭社会学研究室副主任、副研究员 施芸卿

“小时候爸妈对待我的经验,“照搬”过来已经不适用了”

——时代在变、孩子在变、自身境遇在变,父母面对的“考题”怎样变?

光明智库:独立自我的“Z世代”、压力重重的“打工人”、网络时代的“后喻文化”、难以挣脱的“鸡娃”大潮……随着时代变化,今天对家庭文化、家风家教的要求产生了哪些变化,父母们面临着怎样的新考题?

孙宏艳:今天的家庭结构,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过去大家庭居多,三世同堂甚至四世同堂,一个家庭的家长无论在经济、生活还是思想上,都具有很高的地位,有很强的威严感。而当今社会以核心家庭居多,这样的小家庭不需要那么严格的秩序感,家庭氛围更为轻松。同时,生活在家庭中的个体也发生了很大改变。尤其是作为网络时代原住民的年轻人,追求平等、独立思考的意识更加强烈。

从外部变化看,经济社会结构越来越多元,家庭的养育观念和目标也变得多样化。比如,过去家长多以孩子考上好大学为第一追求,现在成长成才的路子很多,家长们的选择空间客观上也更大了。

家长们要跟得上这些内在与外在的变化,才能更好地承担起家庭教育的责任。

张彦:在技术跃迁和全面放开二孩的时代背景下,父母们面临着角色重塑与关系再造的新考题。

一方面,新技术与新媒介一定程度上解构了父母在学习知识方面的权威,取而代之的是数字鸿沟下的文化反哺,“我比你更会、更快”的现象成为对父母的新考验,一些家长对于新的交往工具、媒介功能、网络语言等,远没有孩子掌握运用得熟练。“后喻时代”已经到来,面对“术”之劣势,如何加强“道”之引领,在“知识—智识”的教育内容转变、“单向度灌输—多边交流”的教育模式转换中重塑自身角色,是父母们应该思考的问题。

另一方面,对于很多80后、90后“双独”父母来说,工作和家庭左右为难的自我拉扯感、学区房热与“鸡娃”大潮下的教育焦虑让他们缺乏获得感与安全感,因而在建立、维系亲子关系时难以轻装上阵。同时,“双独”父母缺乏对兄弟姐妹之情的情感记忆和建立手足之爱的现实经验,因此,当二孩来临,很多父母只能“赶鸭子上架”,客观上增加了子女教育的难度。

“我只能干瞪眼,甚至和他“大眼瞪小眼””

——为什么父母给不了孩子高质量陪伴?

光明智库: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出现了一个耐人寻味的现象——很多父母平时总抱怨没时间陪孩子。但在与孩子朝夕相处的宅家时期,却又无话可说,大眼瞪小眼、甚至“横挑鼻子竖挑眼”。这暴露了今天父母与子女相处时的哪些“短板”与困惑?我们可以从疫情期的家庭生活中得到怎样的启示?

张彦:“疫情期间不要和家人吵架”的话题一度登上微博热搜;多次与父亲争吵,倔强少女离家出走溜进医院;学校开学“神兽归笼”,宝爸宝妈愁容变笑容……疫情期间,家庭生活成为网络高频词。居家生活、居家工作、居家学习打破的不仅是习以为常的生活秩序,也是父母与子女的空间边界和心理边界。朝夕相处间,随着亲子关系黏性不断增强,父母与孩子在生活作息、思维习惯、沟通方式、情绪处理等方面的差异被放大化,矛盾也随之尖锐化。

要为孩子提供高质量陪伴,关键是要把握好亲子间的界限伦理,在尊重自主性的基础上,预留父母和子女在物理和心理上的独立空间,并且使这种空间与外界保持一定的界限。在子女成长中,父母不能“缺位”,也不该“越位”,既要呵护关爱子女,增加对孩子的有效陪伴,也要尊重子女的人格和成长需求,防止为孩子包办一切,要允许孩子在自己房间“半天不知道在干啥”;对于子女来说,在加强与父母情感联结的同时,也要尝试逐步从高度卷入的家庭生活中后撤,形成自我的生活边界和独特的生命价值。

施芸卿:家长之所以给不了孩子高质量陪伴,关键在于今天无处不在的竞争致使所有社会资源高度向下集中,父母和孩子的压力都太大,父母自感“为了孩子”而牺牲了太多自己的生活,心态有所失衡。加上市场化逻辑的渗透,无论学校还是培训机构,各个场景都在催促关注“绩效”,以至于父母虽然在陪孩子,但更多是陪在培训班门外,陪在写作业的书桌旁,陪着督促孩子“高产出”,难以回到自然、放松、相互感受彼此的生命联结的状态。

还有个重要原因——公共生活的减少。现在的孩子在学校被各种规则约束,课外时间被各种培训占据,加之城市居住环境中邻里疏离,家里兄弟姐妹少,使他们和同龄人之间有意义的互动时间很少。对孩子的高质量陪伴不该局限在家庭内部,而是要走出私人状态,比如约上几户家庭踏青,让孩子们、大人们在宽松的氛围下嬉戏玩耍、谈天说地,这是一种整合度更高的、有效的陪伴。

孙宏艳:怎么才能高质量陪伴孩子?一是要有现代的教育理念。比如说,孩子们喜欢动漫、数字阅读、电子游戏,家长怎么看待这些休闲需求?这直接影响到与孩子相处的方式。二是要有科学的教育方法。比如,当孩子使用电子产品时间太长,家长怎么劝告?如果只能靠吼叫、瞪眼,效果可想而知。三是要有健康的心态。家长的心理健康影响着一个家庭的整体氛围。家长心态阳光、平和,对孩子才能温和耐心。四是要有良好的生活方式。很多家长把家庭教育看成了知识教育,把家庭变成了第二课堂,自己变成了“二老师”。实际上,家庭教育给孩子最大的影响是生活的熏陶,例如按时作息、合理饮食、积极休闲、热爱运动等,这些对孩子的影响是奠基性的,也是持续一生的。

苏彦捷:当家庭教育遇到问题时,家长们总是很焦虑。原因大体分为两种,一种是父母对一些事情不清楚,即“不知”,对孩子生理发育、心理发展不够了解;还有一种是父母知道太多了,即“过知”。现在社会上有关家庭教育的培训、讲座多如牛毛,父母获取了很多相互冲突的信息,却不知对错、不知如何“安”在孩子身上,往往更迷茫。因此,从态度上讲,如果我们不够了解,就要去了解孩子;如果我们知道很多,就要因材施教。

“首先要做一个让孩子尊敬的人”

——父母的“自我成长”如何完成?

光明智库:联系父母和孩子的不只有亲情之爱,还应该有父母对孩子的扶助、引导、精神照拂,有孩子对父母的情感认同和价值认同,以及随之而来的理解、信任和言行“追随”。如何做一个令孩子尊敬、愿意交心,甚至被引为榜样的父母?

张彦:《2018年中国小学生家庭教育白皮书》以“蜜糖系”“爆椒系”“薄荷系”“黑咖系”“鸭梨系”“如盐系”六个关键词描绘了中国父母的育人群像。其中,“薄荷系”父母的提法让人“提神醒脑”、备受启发。而要成为“勤于提点、高效陪伴、良师益友”的“薄荷系”父母,成为一个让孩子尊敬的人,核心要义在于“做好你自己”,不要总沉浸在强烈的付出感甚至牺牲感里面。

在很多中国父母的价值排序中,“孩子的事比天大”。父母自我感动式的自我牺牲与独自隐忍,一方面主动赋予了自身主导亲子关系的合理性,另一方面也使孩子被动承受着沉重的情感包袱。必须认识到,“父母”只是我们众多的社会角色之一,只有在自我的确证与回归中,才能保持亲子关系的合理张力;也只有“做好你自己”,我们才能更好地适应“父母”这一角色的内在期待,在潜移默化中引领孩子的成长。

孙宏艳:父母对孩子的影响是正向还是负向,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父母的自我成长。家长首先要有毕生发展的意识,既要照顾好孩子,也要照顾好自己,要有自己的生活目标和生活乐趣;可以为孩子的成长鼓劲、欢呼,但不要把孩子的目标当成自己的目标。家长要抽出时间学习知识、培养兴趣爱好,丰富心灵,在孩子面前保持魅力和吸引力。不仅要让孩子看到父母的价值,自己也要给自己一片天空。

苏彦捷:说到父母的“自我成长”,我想到前段时间网上热议的“父母持合格证上岗”一事。虽然很多父母表示能够理解孩子所处成长期的特殊性,也知道很多沟通方式不合理,但很多人仍不清楚如何不造成伤害地与子女交流。对此,有几点需要注意。

首先,要和孩子平等相处,尊重孩子,收起高高在上、板起面孔说教的架子,让孩子愿意向父母吐露心声。其次是陪伴与鼓励。不能只享受孩子优秀的果实,却不付出,这种付出包括教育投资,更包括对孩子的心灵陪伴和精神鼓舞。最后,是言传身教,以身作则。父母的言行是孩子学习的最直观教材,不但能增强说理的感染力,还能让孩子因父母而自豪、因自豪而模仿。

“最好的教育资源不是学区房,而是家长的教育观”

——怎样教孩子?教孩子成为什么人?

光明智库:焦虑的时代,焦虑的父母,“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的观念愈演愈烈。家长明白分数不是唯一,却仍然在潮流裹挟中不断为了升学、名校而“快马加鞭”。孩子身上除了“会答题、得高分”之外,有哪些更宝贵的东西?父母该如何去发现、呵护这些种子?

孙宏艳:也许有的家庭教育很“成功”,但是孩子不快乐,长大以后也不感到幸福。因此,家长要注意四方面素质的培养,让孩子有能力获得幸福。

第一,品德。美德是幸福的土壤。正确价值观的教育,能让孩子的眼睛看到幸福,让孩子的心感受到幸福。第二,品位。每个家庭条件不同,每个孩子未来要走的路也不同,这就需要孩子有一双发现美好的眼睛,而能够擦亮这双眼睛的,就是品位。第三,自尊。拥有自尊,才能自信、自强。要让孩子生活在阳光、积极的心态中,认识自己、尊重自己。第四,情绪。稳定的情绪对青少年的个体认知、社会性发展、人格发展影响重大,父母给孩子的珍贵礼物,就是让孩子在爱与引导中拥有健康、良好的情绪质量。

张彦:今天的孩子,往往处在“泛爱”和“乏爱”并存的教养环境中。时间的商品化占据了父母的价值认知,生活的加速化抑制了父母的情感表达,“管好你自己”“少管闲事”等“缺爱”话语阻断了孩子与他者建立同理心、共在感的社会化过程。作为父母,我们要善于挖掘生活中的教育资源,以日常事、分内事、身边事等有意识地培养孩子对自己、对家庭、对社会的责任感,在以小见大、深入浅出中涵养好品德,成为“真正的人”。

施芸卿:面对不断蔓延的教育焦虑,父母要为孩子“撑起一把伞”,为他们挡住一些压力、留下一点时间。不过,家长为孩子“留白”是需要勇气的,这就要有更多公共支持。说到底,我们是要一个面向未来的孩子,还是一个面向过去的孩子?面对一个大变革的时代,重要的是要有健康的身体,有生活的能力、与人交往的能力、解决问题的能力。父母要保持一种开放的、与世界对话的心态,并将其传递给孩子,开拓他们的眼界,培养他们的适应力。

“一个家庭的家风,就是几代人的精神标识和心灵“密码””

——新时代需要怎样的家风?怎样以亿万家风撑起全社会的好风气?

光明智库:回忆起革命志士、科技英杰、凡人楷模,我们总被一封封家书、一条条家训所打动。这些载体背后,是芳香馥郁、流淌传承的家风。新时代,应该有什么样的家风?该怎样涵养和传承这种家风,让孩子们爱家爱国、堪当重任?

苏彦捷:发展心理学教我们从“认识自己”到“发展自己”,最终成为“更好的子女”“更好的自己”和“更好的家长”。这其实就是家风的传承,而传承中最重要的部分,是共同成长。现在的孩子会崇拜一些流量明星,要看到,树立偶像其实是他们探索自我的一种方式,这个过程需要家长和孩子共同学习、共同成长,和孩子做朋友,同时做好榜样,带给孩子正确价值观。

孙宏艳:为什么说“家庭是孩子的第一课堂”“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呢?撑起这两个“第一”的,并不是父母本身,而是父母共同构筑的家庭文化和家风。通过家风和家庭文化涵养孩子的性格与习惯,需要注意两点:家长首先要修正自己的价值观,因为父母的价值观与相应言行会长久地留在孩子的记忆中,影响他们未来的生活。同时,要在每个生活细节里营造家风,注重培育孩子的主体意识,与孩子平等相待,一起在生活中构建家风、家规、家训等家庭文化与规范。

张彦:新时代的家风建设,首先要倡导爱国爱家。父母要善于把握教育契机、优化教育方法,讲好历史故事、家风故事和时代故事,帮助孩子认识家与国的关系。要提升好家风好家训的社会功能,倡导向上向善、共建共享的价值引领,实现家庭美德、个人品德与社会公德的有效衔接。新时代优良家风建设,离不开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建设。只有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社会场域中蔚然成风,才能在家庭里涵育生根,形成良性循环。

(记者张胜、王斯敏采写)

打赏
 
 
 
0相关评论

 
宁夏 (134) 银川 (107) 石嘴山 (44) 县市 (3)
国内 (37) 国际 (16) 财经 (11) 房产 (25)
科技 (8) 军事 (7) 娱乐 (8) 体育 (7)
汽车 (6) 生活 (9) 农业 (3) 健康 (3)
时尚 (4) 家居 (3) 旅游 (4) 女人 (5)
美食 (3) 消费 (6) 社会 (15) 文化 (9)
教育 (7) 公益 (5)
 
推荐图文
推荐新闻资讯
点击排行